首页:服饰-配饰-街拍-护肤-美发-彩妆-整形-家居-健康-减肥-亲子-情感-职场-数码-娱乐-电影-电视-明星库-星座-血型-生肖-解梦-头条-图库-专题-最新-最热

尔东升:中国电影现状之下拍武侠片非常困难

2016-12-02 09:12:10 栏目: 电影 来源: 网络

三少爷的剑》曝尔冬升特辑(来源:网易视频

网易娱乐专稿12月2日报道(文/尤练 图/韩冲)“重拍这部电影其实我是有些犹豫,提醒大家我的年纪,我,好像成了一个历史人物……”尔东升在自己电影《三少爷的剑》首映礼上这样说,他今年59岁,距离当时他出演的“三少爷”已经过去40年。然而,当尔东升带着自己重新指导的这部电影《三少爷的剑》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依旧想要与他回忆式的寒暄一句:谢晓峰,好久不见

尔东升有点害怕外界总是跟他提起40年年前(1977年)他演的那个“三少爷”,导演身份重新审视自己那部让他一战成名的作品,尔东升不算满意,甚至还带着对于自己的嫌弃,“当时我才19岁,一个小孩子装大人演戏。我自己就看过一次,再也不敢看了。我以前那个版本是不行的,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去看那个戏,希望以后只记住林更新这个三少爷就可以了”。

大多数人以为,尔东升本人是对“三少爷”有种情结,所以才会40年后重新指导《三少爷的剑》,“情结可能有点吧,但不是这个原因让他一定要拍这部电影”,尔东升念叨起自己拍摄这部电影两个原因,之一便是当时19岁的自己拍完《三少爷的剑》曾经在台湾见过古龙,古龙给尔东升讲了一个跟小说里面、跟楚原拍的版本完全不一样的《三少爷的剑》,当时听后对于尔东升冲击很大,“古龙先生跟我讲,当时的台湾就像一个江湖,官二代跟黑社会搅在一起,乱七八糟。他创作《三少爷的剑》时,基本上就是以台北的黑帮、妓院、酒家、权贵之间的一些人为蓝本”,尔东升说,“所以想要试着拍出他心中的江湖样子”。

读过古龙,都知道他擅长浪子,喜欢描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尔东升在做《三少爷的剑》电影剧本的时候,这种古龙精髓依旧保留,然而跟原著小说、跟楚原版本都不一样的是,尔东升改变了“三少爷”的命运。“在以前的版本里,谢晓峰是自行放弃三少爷的身份成为阿吉,但是这次不一样,我和徐克打算让他‘无路可走’”。

原因之二则是徐克,“如果徐克没来担任监制,可能自己也不会拍这部电影”,尔东升强调徐克给了自己重新拍《三少爷的剑》的信心,电影杀青时候,尔冬升还在微博上还特别感谢徐克,“和徐克谈三少爷,则足足谈了十五年,直到今天才完成!感谢他毫无保留地传授3D、特技的拍摄方法;对美术丶服装乃至道具的全方位指导。只靠我自己,相信完成不了这部戏。在此向怪侠敬礼。”

《三少爷的剑》两人分工明确,尔东升把控故事,徐克负责技术。徐克没有对尔东升的本子做出任何改动,“徐克没有动我的故事,如果他拍的话,风格肯定跟我不一样,他的对白更像古龙先生,但我会把人物写得更人性”。尔东升也没有对徐克技术手法干涉过多,在《三少爷的剑》拍摄的那几个月时间里面,尔东升对于徐克非常依赖,每一次大型动作和技术处理他都会找徐克商量。

然而,与徐克商量合作的这15年的平行时间里,尔东升也被电影选角,资金,版权等等纷杂问题捆绑,直到2014年,一切几乎尘埃落定,电影终于正式开机,林更新饰演“三少爷”谢晓峰,何润东饰演燕十三。如今,电影12月2日上映,尔东升坐在我们面前再次弹起兜兜转转的15年后的这部电影《三少爷的剑》,谈起筹备的这15年,谈起合作徐克,谈起电影中的年轻主演,谈起武侠电影,谈起他的江湖情怀……依旧还是很动真情。

关键词:徐克

尔东升:他在将就我吧?并没有太动我的故事

“在2000年的时候,当时本来是我拍,但是他也想拍,我就让他当导演,我当监制。当时在字幕上有秦天南,《十月围城》都是他的剧本,当时秦天南帮他改了三个月的剧本,他绕了一个圈回来,发现跟原来那个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因为他为什么要有这个过程呢?他其实要看得很透,把每个角色的剧本要谈一次,因为他当导演要重新了解这个故事,所有的人物其实基础也是以前的,大方向没有变。这次在戏里面,他的风格跟我不一样,如果他拍的话,他的对白更像古龙先生,但是我就是把他人性的写。我们在横店谈了一次剧本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这个问题。所以他全程都是在技术,剧本上面没有太大的争议”。

关键词:三少爷、燕十三

尔东升:林更新比我好太多 故意在何润东脸上刺青

问:林更新是您心目中的三少爷吗?

尔冬升:他比我好,因为我那时候太小了,他比较成熟。这种有点像佛祖一样的,杀了那么多人搞不清楚人生怎么样,迷茫下山了,起码这个年龄才成熟,我以前根本不是。

问:怎么理解燕十三脸部那个造型?

尔冬升:这个其实年轻人很流行,何润东第一部戏就拍我的,他在台湾出了唱片也没什么看头,准备回多伦多当邮差了。他后来也靠自己努力,之后就很顺利。我其实很久没见他,在拍《大魔术师》的时候我就用他,之后我在横店遇到他,我跟他说,你拍的是什么东西我没印象了……我说有一个非常好的角色你来试一下,但是我也知道他给人的形象,看到他的成长,我也偶尔看他的电视剧,他也拍了很多。我要想办法帮他弄一个特别的造型,本身这个人物的性格。所以也是做了一些调整,造型比较突出,故意的。

问:在片场会给演员讲自己的爱情故事,去让他们领悟?

尔冬升:私下会有,必须要用,让他有这个信服。比如说我跟江一燕说我以前的爱情里的对象,她的反应,对我这种渣男怎么样的恨法,我一定要说出来才可以的,我之前的某一个女朋友为什么是这样,你要用自己真情来跟她说,才能让她投入。江一燕我相信她不会那么恨一个人,最初我会告诉她已经有人很恨我,为什么那么恨我,为什么你会这么恨三少爷?

关键词:武术、技术

尔东升:演员动作、拍摄后期一切都在用减法

问:邵氏美学在这个片子里有没有延续?

尔冬升:我们是把它简单化的,你现在所有玄幻的东西,你看着是很复杂的,其实以前的东西很简单,后来兵器越来越夸张,漫画有时候他还做一些兵器出来销售,衍生品之类的东西。其实我们基本上把它还原回去,因为你要夸张的话你要夸张到什么程度?所以你看我们《三少爷的剑》的那把剑,就回到最传统的东西,我们基本上往回拉。徐克导演教我,我们拍3D的时候观众看的时候要花多点精神,每个镜头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在学习。以前的剪接版我们一直在加长,因为每个镜头都要焦点转回来,其实观众要花很多的精神。其实这个故事已经非常复杂了,如果拍3D特技的东西其实故事尽量越简单越好,这个故事信息已经很多了。所以在拍摄过程里面我们一直用减法,很多的东西我们让它简化,否则的话观众没有办法吸收。

问:对于技术的进步,已经把观众调起来了,您是不是有感觉,技术有点双刃剑的感觉?

尔冬升:不知道,因为这个市场体系太大了,我自己跟很多导演说,你不用太考虑这些,你不可能满足全中国观众,绝不可能的。《老炮儿》有它的风格,年龄不同的人,我们最健康的就是大城市每个地方有一家电影院,成熟的题材,我觉得将来会发展成美剧一样,因为美剧它是众筹,我们基本上也是不能通过的。所以将来它的市场怎么演变,我在观察,但是我也不会改变我自己创作的方式,因为我已经干了40几年了,我也不会改变,我的性格不会改变,我的方法也不会改变。科技不是我关注的,跟我合作的那些导演喜欢拍玄幻,你去拍就可以,我帮你找钱,我帮你找演员。我自己去拍,早恋的也拍了,但是我觉得父母的角度,我没关系,校园片我不看,但是不代表我不做监制,我也经历过校园,其实都是那些事情,每过一段时间就有这样的片子。经历久了,其实它没有什么新鲜东西的。

问:除了技术以外,怎么确定《三少爷的剑》这个新版本的动作风格呢?

尔冬升:以前香港的动作为什么那么出色?它有一些历史背景,香港的七小福是非常出名的,在我们武侠片起来的时代,正是京戏和越剧没落的年代,所以他们这批人进入了电影圈,学京戏的人他的翻腾、京戏跟武术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原地一个筋斗,是非常高超的。比如袁和平的父亲都是京班的,包括成龙的师傅都是京班的老师。所以当时训练的人和现在不一样,现在很多是武术、体院出来的,它是不一样的。我们其实在拍动作片,包括替身,以前《三少爷的剑》袁华是我的替身,陈小东也当替身的,陈小东常常当女明星的替身,你现在几乎找不到这样的人。现在在大陆很多动作指导,已经是他们训练的徒子徒孙了,优秀的十个里面可能有一个吧。所以你要找人,找到有能力来拍戏的人都不多的,你要求演员做到像李连杰一样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这次拍的时候,跟徐克导演,我们有我们的方法,我们是不要故意去找一些难的动作,而是简单的东西让他们去真人打,打好就可以了。这次他们大部分的都是他们自己做,有些筋斗也是吊维亚,打斗的戏尽量让他们自己去打。你刻意求难是不可能的,没有20年你怎么可能变成一个李连杰,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方面也是我自己的经验,我以前也没学过,当年也是跟着指导一直在学,所以有一些经验用在里面。

关键词:武侠电影

尔东升:中国的现状下拍武侠电影非常困难

问:新旧两个版本的《三少爷的剑》相隔40年,现在来讲,中国这样的武侠电影发展到什么阶段?

尔冬升:我跟很多朋友都说,现在都没有专家的。我觉得我们这次创作有点也找不到新的方法,除了3D特技这种,我们就在小地方尽量想把它做的怀旧一点,反而回到以前邵氏公司的那种感觉。但是也是有很多的困难,因为我们90%的景都是假的,在特技层面,他们做特技是希望做成真的,但是做回来太真,我们又不能接受。所以这些是反复反复的做,人家说我们模仿,其实模仿就是因为你是后来做的。我自己做完这次,如果拍这种大型的武侠片,导演费双倍都都不肯干,太花心思了,因为它的后期比拍摄还难,你筹备就很难了,拍摄6个月,后期弄了两年。

还有一点,我们的人数像美国片一样那么多,但是我们不专业,所以导演是很累的,什么都要管。如果在美国的话,只要你的导演是有创意,他们每个部门,那些人没有创意,但是他可以来协助你,你想到创意就来引导他们来继续帮你,在中国的现状很困难。我觉得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这部戏的演员费是非常正常的,甚至不到20%。所以我们的钱才可以放在整个后期。《三少爷的剑》这种戏还有一些市场,一般的戏出不了国的,所以我们的制作费,再加上除了给了演员之外,其实你不可能做到美国片那种科技的东西。如果我们再长远来说,还是照原来一样全部把钱给演员,我不是说不给演员,如果失去平衡的话,那其实你在整个质量上是很糟糕的,这个大家都知道。现在是由于没有办法,太多的热钱进来,很多人有虚荣的成分在里面。能够看到,现在已经在调整了,现在虽然好一点了,但是希望它快点调整,要不然的话很危险。因为我们在质量上没有办法,只是一天到晚在说,你质量上没有办法和人家对等。我们做到最后花那么长时间,也只能这样。你根本花不起,人家制作二三十亿,我们花两亿就了不起了,说话都是虚的。

关键词:江湖

尔东升:以前江湖必须拔剑 其实现在的江湖也要杀人

问:在您的电影里,把江湖作为非常险恶的地方,是三少爷特别想逃离的地方,这是不是您心中的江湖?

尔冬升:我觉得很多行业都会令大家反思。当做到某个位子的时候,就会考虑人生的意义在哪里,都是这种情况。我们以前的江湖是要杀人的,其实现在的江湖也要杀人,你懂的。我们在商业上其实也是很残酷的,到最后你如果做人的话看你追逐什么,你可以把它放在钱那里。我觉得人生是需要平衡的,很难做到,人生平衡太难了。金钱、健康、亲情、友情、爱情,人生就这五样人生,没有任何一样事情是一样的。

问:接下来在未来的江湖里,您要追求的还有什么?

尔冬升:因为12年的时候我还没去横店学拍3D的时候,我就老躺在家里,我就在想之后怎么过这个日子,怎么拍电影。现在回想,其实我去横店16个月做的《我是路人甲》,跟拍《三少爷的剑》,我是付出了很多热血在里面,这两部戏令我很充实的,所以你问我未来,我现在又开始迷茫了。因为你做了那么久这个行业,你遇到很多的问题。我现在看电影是有职业病了,因为我看任何电影字,幕一出来我就看大小、设计,很麻烦的,做了那么久,我们的人都是有职业病的。往往都是在一些很小品的戏,有时候在电视台,或者是美剧里面,反而越不出名的戏越感动,一般的商业大片,我们看的时候基本上都没什么感觉了。所以我们跟徐克导演说,我们看看那戏,不用看了吧,看它干什么。我拍了一个《我是路人甲》,那么困难的东西。有些年轻导演我会监督他们,不用想太多,尤其是导演找钱拍戏是最容易的时候。以前我都要求着,那么困难。所以我现在跟年轻导演说你们要珍惜,从来没试过那么容易找到钱拍戏,只要你有一个好的剧本就很容易拍戏。

位置:首页 >> 娱乐 >> 电影

最新文章

剧情介绍 帝王业花谢花飞花满天如若巴黎不快乐百花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听说你喜欢我三妹有一天催眠大师任意依恋我是红军逃出生天下一站别离飘香剑雨中国式关系老九门半夜叫你别回头陆军一号莫非,这就是爱情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王小蒙蒋昊辰天目瞳杜三娘孙婷婷米雪儿安心苏畅更多>>
手机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欢迎投稿 | 剧情介绍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Copyright © 2014-2016 www.7624.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琪琪女性网 桂ICP备11005577号-21